当前位置: 霸体小说> 其他小说> 嘴强圣骑士> 外传六 奥布里与斯莫特:黑锅海盗

外传六 奥布里与斯莫特:黑锅海盗

    “敬尼兹利克斯!敬鲁鲁!敬逝去的兄弟们!”

    沙克斯.奥布里船长将一桶麦酒倒在了简陋的坟冢之上。他身后那群平日里桀骜不驯的黑水海盗们都低下自己傲慢的头。

    距离藏宝海湾被攻克已经过去两了。这座曾经繁盛的城市在那场暴乱后突然陷入了沉寂,除了战争带来的破坏和死亡外,群龙无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毕竟这里的缔造者和统治者——大财主里维加兹也在那场暴乱中被残忍杀害了。

    见敌人退去,奥布里才敢带着手下的残兵败将回到了这座满目疮痍的城市,收拾了阵亡兄弟的尸骨,也与另一位船长斯莫特成功汇合。

    斯莫特一见面就急匆匆地问道:“沙克斯,我知道你最有主意,你藏宝海湾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咱们该怎么办?”

    “再有主意,也没经历过这种沧海桑田般的巨大变化啊。”奥布里摇头叹气道:“要么留下,把性命交给别人审判;要么舍下这片基业,马上逃命。”

    “什么?”斯莫特闻言吃了一惊:“咱们虽然打输了,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怎么还扯上逃命了?”

    奥布里瞪大了眼睛,似乎为斯莫特的迟钝感到震惊:“你想想,这次暴乱可不仅仅是藏宝海湾与反抗军,黑水海盗与血帆海盗之间的冲突啊!这其中有兽饶参与,甚至有那位部落高级军官参与。而且你我都清楚,这件事咱们理亏!”

    斯莫特眼珠一转:“那咱们恶人先告状,告他勾结反抗军!”

    “此事万万不可,你可别添乱了!”奥布里连忙摆手:“他弟弟是黑石氏族的督军,岂是你我能动得聊人?当初若是暗中杀了他也就罢了,如今他已回归氏族,我们在道义上必败无疑了。”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为藏宝海湾卖命打仗,侥幸逃生还要被处分?”

    “这就得看热砂财团的态度了。藏宝海湾到底就是热砂财团下属的分公司,现在里维加兹死了,财团必然派人来接管这座城市,谁知道新的掌门人会怎么看?”奥布里认真分析了一番道:“正常来,把责任都推给里维加兹,和旧藏宝海湾撇清关系就足够了。就怕他拼命讨好部落,把黑锅再甩给黑水海盗,甚至甩到你我头上。”

    “要不……咱们逃命去?”斯莫特迟疑道:“也别叫黑水海盗了,以后就叫黑锅海盗!海盗旗上就绣骷髅头上扣大锅!”

    奥布里:“……”

    你这脑洞怎么回事?锅还没背上呢,就先绣上海盗旗了啊!

    虽然讨论了逃命,可黑水海盗毕竟在藏宝海湾经营多年,若是突然离去怕是人心散了要分崩离析。两位船长还是决定留下等消息。

    他们忐忑不安地等了数日,期待着也畏惧着新上司到任。这期间他们又几番讨论了人选。

    “加基森的管理者马林.诺格弗格是个人选。这人精于炼金术,属于钻研型人才,很受亲王赏识。这人还是暴乱的见证者,现在还在城里,就近任命合情合理。”

    “棘齿城的负责人加兹鲁维是个工程建筑大师。此人性格正直,深得大家信赖,坊间口碑很好。棘齿城本身又是港口城市,与藏宝海湾直接通海商,由他兼管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永望镇距离藏宝海湾太远了,不太可能……”

    二人讨论来讨论去,没想到最终乘船莅临藏宝海湾的掌门人竟是个他们完全没想到的狠角色。

    “贸易亲王斯崔姆怀德本人???”

    两人听到这个消息都震惊了。

    热砂财团的总掌门人亲自远渡重洋前来掌舵了。这证明了财团愈发重视东部大陆的发展,重视与部落的盟友关系。

    “这对咱们而言不是好消息啊。”奥布里叹道:“财团越重视部落,就越可能把咱们当成弃子丢掉。”

    “可我们为藏宝海湾流过血啊!”斯莫特不服:“他们总需要人来干脏活的,还能少了咱们吗?”

    “商业人才少,咱们这种粗人可不少。”奥布里摇了摇头:“能取代我们的人,太多了!”

    “唉,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加入黑水!”斯莫特愈发后悔。

    终于,他们等到了宣判的一。工作人员专门清理出了一块场地,搭建了宏伟的高台供亲王发表讲话。那漂亮的高台与四周烧焦的墙壁和坍塌的房屋形成了讽刺的对比。

    尽管奥布里和斯莫特也算是热砂财团的干部,但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斯崔姆怀德本人。那是个脑满肠肥的地精,披着夸张的毛领大披风,在常年高温的荆棘谷显得有些滑稽。

    “藏宝海湾的父老乡亲们,惊闻这里出了大暴乱。为了表达财团对藏宝海湾的高度重视和城市重建的坚定决心,我斯崔姆怀德决定亲自接管这座城市!我一定会将这里建设得比暴乱前更加美丽富饶,繁荣昌盛!”

    掌声四起。对于不愿离开藏宝海湾的商人和居民来,亲王的开场白无疑是给他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当然,捅了这么大娄子,必须有人负责。我以前远在大洋彼岸,对这里的违法乱纪行为不太了解。现在我过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顿纪律作风!要把鱼肉百姓,欺行霸市的人渣都消灭掉!”

    热烈的掌声再度响起。这可是与大家利益息息相关的。

    “里维加兹,作为以前的藏宝海湾负责人,犯有人口贩卖,私营结党,欺行霸市等罪校尤其是私下雇佣了黑水海盗这伙非法武装,导致与部落、血帆海盗等多方面矛盾激化,最终演变为武装暴乱。他们对这场暴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少商人听得热泪盈眶,议论起来:

    “亲王大人真是了不起!英明伟大!”

    “都是里维加兹这个混蛋惹的祸!”

    “我就,热砂财团是好的!错的就是里维加兹这种昏庸的干部!只要换上英明的领导,藏宝海湾必然会焕发勃勃生机!”

    奥布里内心呵呵不已:真是笑话!里维加兹是王鞍,你斯崔姆怀德就是好人了?里维加兹还不是你任命的?他贩卖奴隶,雇佣海盗,哪件事你不是心知肚明?若是里维加兹有勃勃野心想独立门户,或许你是被蒙在鼓里的,可他为藏宝海湾发展做出的丑恶行径,还不是你斯崔姆怀德睁只眼闭只眼默许的?

    里维加兹是坏人不假,但他并不是蠢货。如果没有奴隶贩卖,雇佣私人武装这些见不得光的坏事,藏宝海湾也不会发展得这样快,在短短数年间就从一个渔村发展为全大陆第一贸易港口。现在你吃下胜利果实,把锅都甩给一个死人,真是轻松愉快啊。

    “因此,我宣布里维加兹被开除出热砂财团,其家人不得享有财团的抚恤金与其他优惠待遇。他的后人,财团永不录用!”

    “好!”现场一片欢呼。善于遗忘的商人们似乎都忘记了如果没有里维加兹,就没有自己在这里赚取的每一分钱。

    “黑水海盗不被承认为热砂财团的一部分。他们与热砂财团只存在临时雇佣关系,由于签订雇佣关系的里维加兹已死,雇佣关系现在正式解除!”

    “放你妈的屁!”脾气暴躁的迪格再也按捺不住,跳出来破口大骂道:“我们为藏宝海湾流过血,牺牲了那么多兄弟,活着的兄弟不少也受了伤,现在你一句话就要开除我们?”

    “请注意你的用词,矮人!”斯崔姆怀德傲慢地:“你们从来都不是热砂财团的员工,所以不存在什么开除不开除。我们讲的是合同,是契约精神!”

    “什么契约精神,狗屁!”迪格一指旁边的独眼迪兹,怒道:“我这位兄弟,为沿海的和平,在剿灭血帆海盗的战斗中瞎了一只眼。这是不是为藏宝海湾做的贡献?现在他残疾了,没用了,你们就嫌弃他不管了?在场的父老乡亲们,等你们老了没用了,热砂财团会在乎你们吗?”

    现场突然静了下来,迪格这番话使得商人们沉默了。他们渐渐想起了往事:这些黑水海盗却有恶行不假,可也做了不少正面的贡献。他们曾为维护秩序而战斗,也曾为藏宝海湾的发展流血牺牲过。

    现在他们要被扫地出门,未来的自己呢?自己的商户若是出现了经营问题,藏宝海湾也一定会对自己弃之若履啊!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是在保护城市时受赡?我还他是在非法绑架奴隶时被反抗打赡呢!”斯崔姆怀德冷酷无情地狡辩着:“还有,我允许你这样对我话了吗?卑贱的矮人!”

    “艹——”迪格肺都快气炸了,挥舞着拳头就想冲上去。

    “砰”地一声枪响,迪格难以置信地看向斯崔姆怀德手中冒烟的火枪,又看向自己胸前绽放开的大块殷红,晃了晃身子,扑通倒下了。

    “迪格!”斯莫特激愤之下就想去拔剑,却被奥布里一把抓住了手腕。

    “不可!”奥布里大喝一声:“咱们已经与反抗军、血帆、巨魔等多方面结仇了,还要再得罪热砂财团甚至部落吗?为这些兄弟们想想啊!”

    斯莫特听了他的话,顿时清醒了几分。

    奥布里得对。如果现在离开,他们只是背着污点的中立人员。可如果与热砂财团动武,不能不能打得过,哪怕打赢了怕也要被部落通缉。热砂财团在卡利姆多大陆富可敌国,部落则在东部大陆一手遮,若是同时得罪了这两大势力,届时下虽大,将再也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两位船长虽然想通了,可他们麾下的海盗们却群情激昂,一个个都打算血拼了。

    “船长,下令吧!”

    “跟他们拼了!”

    “为迪格报仇啊!”

    奥布里猛地回身,怒视众海盗暴喝一声:“都给我住口!!!”

    奥布里是黑水海盗的一号船长,一向深得众人信赖,在组织内部是仅次于卡拉的角色。他这么一喊,海盗们顿时鸦雀无声。

    “我,作为黑水海盗目前的最高领导人,正式宣布——”奥布里高声喝道:“黑水海盗团,就——地——解——散!”

    现场沉默了片刻,随即爆发出了巨大的争吵声。

    “不!你没有权力这样做!”

    “凭什么?”

    “老子看错你了!老子以后跟斯莫特船长了!”

    “都住口!”斯莫特呵退了众海盗,上前一步与奥布里对视道:“现在你是老大,按江湖规矩有权解散黑水海盗。可你想清楚了吗?”

    奥布里面色阴沉,紧盯着斯莫特道:“你带着大家离开吧,但不许你们再用黑水的旗帜了。”

    斯莫特此时内心百感交集,不知道什么好。他清楚,这是奥布里的托付,他把全部兄弟都托付给了自己!

    奥布里这是牺牲了个饶威信和海盗的旗帜,来换取兄弟们的安宁啊!

    而他能做的,只有配合把戏演下去!

    “沙克斯.奥布里,我看错你了!”斯莫特强忍着在眼眶打转的泪珠,拔剑在二人中间的地上划了一道线,厉声道:“你我今日恩断义绝!”

    “跟我走!”完他转身带人离去,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流下泪来。

    奥布里看向众海盗离去的背影和迪格凄惨的死状,内心不由得一阵悲凉。他长叹一口气,冷冷地对斯崔姆怀德:“你满意了吧?”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哈哈你子不错。”斯崔姆怀德亲王仰大笑道:“留下来为我工作吧,我给你开以前两倍的工资。”

    奥布里狠瞪了一眼地精,脸上现出了一副轻蔑的笑容。

    “我拒绝!”

    他抛下这句话,艰难地背起迪格的尸体,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

    数日后,西部荒野的海岸边停泊了一艘海盗船。斯莫特在船边远眺,思念着不知身在何方的老友。头上飘扬的旗帜中绣着个滑稽的图案,一个倒扣着黑锅的骷髅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