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霸体小说> 玄幻小说> 异世界迷宫的苍蓝召唤师> 00 创世女神的忠告

00 创世女神的忠告

    /

    *****在张由己的睡梦之中*****

    时间来到新1天清晨的6点左右,视角回到张由己这边。

    此刻张由己正站在1个、与梦境和精神世界之类相似的地方,有着无数根高大的支柱、非常宽广的白色长廊中的、1扇白色大门前。

    看着这整体布局给人某种、非常神圣庄严的长廊,和那扇已经有些眼熟、甚至可以说见到就头疼的大门,早已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以及有什么人在等待着自己的张由己,则是瞬间抱着脑袋、对于这没有对方的同意,就没法能轻易离开的、与梦境相似的精神世界之处,而开口仰头以一副完全受够了的样子,开始大喊出了声。

    【又来啊?!那个落魄的废柴女神给我适可而止啊!这是什么天罚吗?!每次、每次、一旦和她扯上关系、就根本没什么好事啊!话说、我好像对她说过、以后再来的时候要提前通知来着?!我已经受够了啊!反正莫妮也在吧?!我要回去!让我别遇到麻烦的回到现实中啊!】

    “叹息、之前就已经和持有者说过了,这个空间的控制权不在我这边,主权是在占有者、创世女神的那边,因此除非创世女神、主动放持有者离开,否则不论做什么、都无法离开这里,劝说、请认命吧。”

    【我就是不想认命才让你想办法的啊!就没有什么办法能直接让我回去吗?!】

    “同情、毫无办法,比喻、程度就像是绯红之王、对上黄金体验镇魂曲时一样。”

    张由己因为至今为止、对总是带来麻烦的创世女神,没有什么好印象的关系,而自暴自弃的用、带着些狂气的声音喊完一些话,崩溃式的向莫妮喊话后。

    莫妮就用仍旧是机械式一般,但却微微掺杂几分怜悯的、女性的声音回应了张由己的话,并在他的追问过后、以某个jo式比喻,不禁彻底让张由己、开始有些抓狂了起来。

    【你这是从哪学的jo式比喻啊?!是涟梦乱教你什么东西了吗?!别向那个奇葩看齐啊!话说、我现实中的身体怎么样了?!涟梦那家伙、没有袭击过来吧?!啊、在这里待久了的话、会陷入严重精神疲劳状态?一会还要去上学来着?真是够了!我只是想要平静的日常啊!为什么麻烦总是不断的袭击过来啊?!】

    “怜悯、这也是不幸1种,请持有者向您自身的厄运技能抱怨。”

    【如果能把那个该死的技能、像你一样拟人化的话,我早就全力揍过去、啊、说起来、那个废柴女神,应该有办法能对那个技能想些办法吧?】

    “回答、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但是请持有者不要过度期待。”

    【至少有点可能性吧?总算有点去见那个废柴女神的动力了啊。】

    张由己在有些抓狂的喊完吐槽时,他就因为从脑内传来的莫妮的声音,而在说话的途中、突然注意到某些事的说出了疑问,并在莫妮的回答过后。

    多少出现了一些去见那个,再次突然来访的、创世女神的动力的张由己,就在说完话时、立刻走到了那扇纯白色大门前,以多少有些期待的心情、开门进入了门内的空间。

    不过张由己的那份期待,则是在来到了创世女神所在的房间后,就立刻彻底没了7层左右,原因则是不知为何、会表现出劳累过度的样子。

    以一副类似从各种意义上、都燃烧殆尽了的惨白状态,瘫倒在这纯白色房间的、宝座上的创世女神那副凄惨模样,而不禁让他立刻忘记了之前想问的事情,起了想转身回去的想法。

    但非常遗憾的是、张由己刚刚进来的那扇门,现在已经死死关上了、就算张由己用尽全力去开,都是没有一丝能打开的感觉,所以不情不愿的张由己、只能选择向那个看上去,就一副麻烦样子的创世女神搭话了。

    【喂、你还活着吗?如果死了的话、能放我回去吗?】

    【···不要擅自说别人死了,我只是过劳而已,啊~、舒服的床、暖和的被窝、我好想它们。】

    【那你就赶紧回去睡觉、顺带也让我回去,双方都省点麻烦。】

    【嗯、是呢、那我就、不对!我有话想和你说。】

    张由己向完全是一副、过劳死的样子的创世女神搭话后,她就用如同死鱼般的双眼、缓缓的看向了张由己,慢慢的在回话后、说出了类似潜在愿望那种感觉的话,

    至于看着极度渴望休息的创世女神的反应,张由己则是用受不了的感觉、试着劝她回去,但很可惜的是、虽然有些昏头昏脑、不过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的创世女神,则是说出了让有种麻烦预感的张由己,完全不想听的话、做起了下逐客令的准备。

    【给我回去、不想听,反正都是麻烦的事情吧?给我委托别人去做、让我回去。】

    【虽然确实是麻烦的事情,不过这次、等等、别去踹门!别用手捂住耳朵!至少听我把话说完!】

    【不听!每次遇到你就没好事!别拉着我!赶紧放我回去!】

    【别扯我的脸!别踹我的裙子!我的衣服数量可不多呀!就不能老实的听人说话吗?!】

    创世女神听完张由己的逐客令、在说话的途中,看到他捂着耳朵、什么都不想听的走到门口,在踹着门的那副样子后,她就不禁立刻过去拉起了张由己,希望他能听自己说话。

    不过已经对此有些受够了的张由己,则是根本不管创世女神的话,连踢带踹的闹了起来,让创世女神很伤脑筋,困扰的和他如同小孩子打架一般、互相掐了起来。

    一直持续到了随后不久、2人全部都冷静下来后,这场幼稚的掐架才停了下来,由创世女神起头的方式、开始说上了一些正事。

    【唉、浪费了无所谓的时间、总算能说事情了,先说明白、我这次暂时放下没做完的工作过来,并不是委托你去办什么事情,而是想来对你说一些忠告。】

    【早说啊、我还以为你又带什么麻烦事过来了,毕竟每次你一来、我这就没什么好事。】

    【不要把人说成瘟神那样!才没有那种、那种、···,进入正题吧。】

    【别直接跳过啊、给我问心自问的说明白。】

    在创世女神叹着气的话过后,张由己就有些无语的说出了他的感想,让创世女神在回话抗议的途中,想起至今为止和张由己的交流有关事时。

    她便不禁立刻有些无语的、在微微沉默后转换起了话题,虽说张由己半睁着眼的进行了追问,不过创世女神则是表现出一副听不到的样子,说起了她想说的事情。

    【总之、你现在所在的教国,情势真的非常混乱,蓄势待发的圣女派、彻底腐败的教皇派,袭击过来的乐园势力,以及暗中其它大小势力、也在找机会准备做些什么事情,现在的教国和以前不一样,并不是什么虔诚的友好国家,而是各种暗流涌动的泥潭。】

    【这我早就知道了、毕竟圣女先不说、教皇是那副德行啊。】

    【所以最近就连神界、都出现了要干涉堕落了的教国的声音,视情况、或许还会和乐园势力开战,当然、也有要对你的势力、一同动手的声音在。】

    【哈?!为什么啊?!我只是托了那个青梅竹马的福,不得不去过一段学园生活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还会被人盯上,把我的平静日常还给我!你是那群神的老大吧!给我想想办法!】

    【别摇我!冷静点!没法说话了!所以我就是因为这样、才特意过来给你一些忠告的!而且、这还没到重点呢、让我继续把话说完!】

    当创世女神在整理自身的衣装同时,和张由己说完一些事情,得到他先是不怎么在意,后是又有几分崩溃式的、抓住了她的身体,不停的以最快速度、摇晃着她的身子的反应后。

    刚整理好衣服、但却又乱掉的创世女神,则是想让张由己冷静下来的,想法以话语停住了张由己的动作,然后继续向他说起了一些、其它重点事项。

    【总之神界的反应先放一边,虽然有要对付你的声音在,但是基本上只是算、也就随口一说的程度,在教国范围的这个泥潭中,神界的视线、主要还是在堕落的教国本身,和袭击教国的乐园势力上,你只要不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应该就不会扯上什么太大的麻烦,不过···。】

    【不过什么?别话说到一半就停啊!总之是我只要不管那些暗中冲突,老老实实去上学、就没事了吧?!】

    【其实还有个对你来说、有些不妙的消息,甚至连神界都无法轻易忽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异端,战域的血红霸王、其本人,原初的魔王之1、吸血鬼的始祖、其本人,最近正各自在向着教国方向移动,那2人的目标、应该是见证乐园势力的结末,还会视情况出手、扫平障碍,或是帮想帮的对象一下。】

    【然后、那种听上去感觉超危险的家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最近、刚刚成为新的大型异端的存在,因此那2人、或许会顺道来看看你也说不定,毕竟你在这的地方、正好是那2人的目的地呀。】

    【很好、我受够了,果然你一来就没好事啊,我去搬个家、别拦我,这次我绝对要缩回迷宫、过上悠哉悠哉的日常生活、打死都不出来。】

    【都说了冷静点!别用脑袋边撞墙边说话呀!在这里受伤的话、也会对你现实世界的身体出现一些影响的!那2人大概对你没多少兴趣的!真的应该只是顺便看你一眼就走的!只要你别去主动招惹那2人、应该就不会惹上什么大祸的!所以别在这里伤害自己了!会直接让灵魂受到损伤的!】

    在张由己看着眼前的创世女神,说完一些事情、但最后却露出了支支吾吾的反应时,他就立刻带着、不好的预感进行了追问,并在得到创世女神、有些愧疚的回答后。

    越来越有种糟糕的预感、面部都开始有些抽搐的张由己,就在继续追问、再次得到创世女神的回答时,他就立刻换上了目空一切、看开了什么的死鱼眼,精神不稳定的、一边逃避现实的说着什么,一边拼命撞墙的让创世女神,惊慌的过去、开始像拦着突然发神经的病人那样,全力从各种意义上、抢救起张由己了。

    在这之后、这场在类似梦境的、精神世界中的混乱一幕,则是一直持续了、有一段时间才彻底结束,至于其结局是、创世女神带着比之前、还要劳累好几倍的感觉回去了。

    而被她劝说到、多少稳定了一些精神状态的张由己,则是带着创世女神、来访后的各种负面效果,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在感受着严重的疲劳感、和强烈的眩晕感的同时,在他的床上、慢慢睁开了犹如死鱼一般的眼睛,开始了新1天的日常生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